返回首页
——专访“红帮裁缝”第七代传人 庄则东
庄则东,宁波人,中华国服协会秘书长,创办多家企业,致力于敬老院事业,现从事国服的研发和生产,上海宁波商会会员。
来源:《上海甬商》第2期    作者:黄秋平   设计制作:小凤

第一次见到庄则东是在上海宁波商会组织的“宁波行”系列活动期间,他体型健硕,神情刚毅,加上鼻梁上的无框眼镜,整个人显得冷静而有力。经人介绍才得知,他是红帮裁缝第七代传人。自从16年前着手准备推动“国服”以来,他一直“北上南下”,祖国无数地方留下了他的足迹。访名家,寻找最优秀的设计师,考察最合适的加工基地,办活动等,鲜有停歇。

能在宁波遇见庄则东不仅是一种巧合,也是一种必然。宁波是享誉行业的红榜裁缝的故乡,大约100年前,红榜裁缝为孙中山制作了第一件中山装。对襟、立翻领、前襟5粒扣、4个贴袋……特色鲜明的中山装作为20世纪中国最有代表性的服装,对中国服饰影响至深。很多学者认为这是宁波红帮裁缝作为中国现代服装的开拓者,对辛亥革命作出的一个贡献。回望历史,庄则东说,红帮的先人们为上世纪的中国服装的变革发挥了重要作用,中山装就类似当初的“国服”。如今,红帮的传人们更应该为当代中华民族的“国服”做点什么。

中国“国服”开始浮出水面

2014年3月23日,习近平主席和夫人彭丽媛身着中式服装出席荷兰国王举办的盛装晚宴,受到国内外媒体广泛关注和交口称赞。主席夫妇这一举动,不仅极大彰显了中华文化自信,而且预示着中国“国服”开始浮出水面。

众所周知,中国服饰文化传统源远流长、独具特色,以至于古代中国一向以“衣冠上国”和“礼仪之邦”著称于世,两者共同成为中国之所以为中国的文化特征和精神载体。正如唐代大儒孔颖达所说:“中国有礼仪之大,故称夏;有服章之美,谓之华。”

遗憾的是,近代以来,我们割裂和抛弃了自己的服饰文化传统。曾几何时,中国几乎是全民“橄榄绿军装”,毫无生机和活力。就正装而言,则先是“毛氏中山装”一统天下,继而又逐渐演变成“西装”独占鳌头。

纵观世界各国,日本有和服,韩国有韩服,越南有奥黛,印度有纱丽等,他们都以其浓郁的民族风韵或醒目的国家特点展示了一个国家服饰文化的魅力。追古溯源,中国早已有“衣冠王国”之称,历史上我们曾有悠久的国服演变史:从汉服、唐服、中装、旗袍、至中山装等。当今中国人应穿着什么样的国服走出去?这是庄则东全力以赴正在做的事情。

创造时代符号 促进国服经济

据统计,自从1984年以来,我国共生产了大约60亿套西服,其中一半出口国外,但是,在国际市场上,我国并没有出名的西服品牌。其中原因有多种多样,但核心因素,归根到底,西服是西方人的礼服,很多技术标准是他人制定的。长期以来,我们只是生产大国。

庄则东说,之所以成立中华国服协会以及东方国服集团,就是以传承中华服饰文明为己任,寻求中华古代文明与现代服饰之间的契合点,力求打造出古今贯通、融汇中西、适应中国人穿着的服装款式。让传统结合当代,创造时代符号,带动国服经济,让中国服装经济重新崛起。如今,经过十余年的努力,东方国服集团已经完成了中华国服的研制,正在向世人推广。在国服推出的前期,还有“国服护饰”出现。这种蕴含着多种发明专利的护饰,以中国元素为特色,多功能实用性为亮点,实现“千家万护,关爱礼饰”的目标,是赠送长辈的绝好选择。

在庄则东看来,无论是国服还是护饰,都是一个国家多民族文化厚重标志性的载体,是提升民族凝聚力,展示民族文化沉淀与审美意识的重要标志。在当今既提倡文化创新大环境下,这既有现实意义,又有深远的中华民族服饰文化发展的历史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