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大可堂”创始人张奇明素描

创业:从宁波到广东,再从深圳到上海;转型:从“连环画”到“普洱茶”,再从“老味道”到“大健康”;文化:从贺友直到余秋雨、白先勇,再到崔永元、钱文忠,都是“大可堂”的座上宾——他就是“大可堂”创始人、本文“主角”张奇明。

来源:《上海甬商》   记者:史鹤幸   设计制作:小凤

上海有个“大可堂”——大可者,谓之奇也。

创业:从宁波到广东,再从深圳到上海;转型:从“连环画”到“普洱茶”,再从“老味道”到“大健康”;文化:从贺友直到余秋雨、白先勇,再到崔永元、钱文忠,都是“大可堂”的座上宾——他就是“大可堂”创始人、本文“主角”张奇明。

今天,“大可堂”不只是一个店招,而是一块文化品牌、一座摩登上海口碑大赏最佳顶级会馆,渐进形成上海一个“大隐隐于市”的好去处。

渊源流长“连环画”

当年,“大可堂”主人张奇明痴迷连环画收藏,与连环画泰斗级人物贺友直,堪称“忘年交”。贺友直的八十又二,为他所画《种瓜得瓜》一图。画面上一个被漫画化了的老农模样的张奇明,坐在一堆黄橙橙的南瓜中央,手上夹着根烟,脸上洋溢着丰收的喜悦。

“在他身体好的早几年,每年都会回到宁波北仑小住,他想到什么,都会写个便信寄过来,有时是便条,有时是小画。每逢过年,他也会自己画贺年卡,龙年画条小龙,兔年画只小兔,坚持了五六年……尽管很简单,就是这么温馨。”张奇明情结颇深地说。年前,贺老还为“大可堂连环画博物馆”题匾额。

可以说,1990年代初开始,张奇明几乎集齐了贺友直所有作品。去年,贺老感觉自己人事已高,身体状况也不如往年。于是说,“张奇明,你能不能帮我找我的处女作。”贺老心中的处女作,就是1949年创作的第一部连环画作品《福贵》,出版后连他自己都不曾见过。张奇明收藏连环画二十多年,也没见过《福贵》,只是他在两位藏友那里看到过照片,却无缘收藏。

张奇明印象最深的贺友直画作,是一幅单线白描描绘连环画,题材是解放前从画、编、印、发一条龙过程的手卷,栩栩如生。画上书局老板叼一根烟坐在那边督工,三位画师坐在一张四方桌前埋头作画。后面的工坊有两个工人已经在排版、印刷。随后被绑在自行车后座,运往上海街头的小书摊。另一边,老人、小孩已经坐在书摊上津津有味读起来——或许,这俨然就是一幅张奇明的画像。

20世纪90年代,“小人书大王”的张奇明来到上海创业,收藏连环画乐此不疲,竟成就了以“收藏”养“出版”的壮举。1997年,连环画四大名旦的赵宏本绘制《桃花扇》,成为大可堂的发轫之作,继而突破64K,而制作32K线装宣传版本。装饰更是大气,高雅。其实当初民营企业出版,有诸多障碍。张奇明竟去北京找主管出版的中宣部翁心瀚副部长,指点迷津,这才有了大可堂与众多出版社联手合作的一部部大作出版。

大可堂踩准了文化步子而风生水起,将连环画做到极致——那是做人低调、做事高调的张奇明性格。颜梅华的《白蛇传》投放到杭州旅游交易会,《李叔同画传》投放到平湖弘一法师纪念馆,《鲁迅画传》投放到鲁迅纪念馆,《孔孟圣迹》投放到孔庙……从成功复制连环画,进而精心打造皇皇巨制《点石斋画报大可堂版》等,开拓出“大可堂画本”宣纸线装本系列,2004年与上海文艺社合作出版的《百年巴金——名家墨迹收藏本》荣获上海图书金奖;著名画家马小娟《新绘红楼梦》人物宣纸收藏本,作为复旦大学百年校庆的纪念礼物赠送给世界各地的名校校长。画本的成功又激发他们开拓出文字类宣纸线装本,推出《费孝通随笔选》、余秋雨《文化苦旅》、魏明伦戏剧选《人生如戏》,短短几年里已成为大可堂的一个品牌。

其中,大可堂成功地将《点石斋画报》线装版八十八卷,一图一文,缀联起来堪称一轴近现代史的“清明上河图”,他把它做成了《点石斋·大可堂版》连环画模样出版。笔者随手翻检张奇明赠送的连环画册,文化气息迎面扑来。一函32K线装、精装三卷本《普洱茶》,和《遗韵新谱》,竟连连获得2015年美国印制大奖。

“世界上走得最远的是商人,比商人走得更远的是商品,比商品走得更远的是文化。”——由商人到文人的张奇明深谙此道。

前世今生“普洱茶”

窃以为,“大可堂”的每一次转型,都是“大可堂”的一次文化嬗变……“大可堂为海上著名书局,以重印点石斋画报及诸多古今典籍而引世人瞩目。有此堂也,今之学人可随兴捧持木箱布函,摩挲玉签线装,捻阅宣纸宋字,自是高迈之境界也。”——那是文化名人余秋雨的“大可堂茶园记”。

2006年,“大可堂”因缘巧合地成功转型做普洱茶。那是缘于张奇明早年做国际贸易,作息时间不规律而胃肠不好,一位香港老普洱茶收藏家拿出50年代初的生普洱茶让张奇明喝。“第一次喝老茶,整个人感觉喝疯掉了。”张奇明对第一次的感觉印象深刻,“喝下去之后,觉得怎么会有这么美妙的感受:唇齿留香,回甘、生津都非常好,口感特别丰富,而且这款老茶的香气很强,几杯下去后,身体微微发汗,妙不可言。”

于是,张奇明有了收藏的冲动。他说,老普洱茶年份久远,品种数量也很丰富。他按照集邮的方法,将普洱茶各个年份和品种都能比较完整地找齐,再将它们排序,这样就能看到普洱茶的实物和历史演变,这便有了“普洱茶收藏馆”——为称“普洱茶十大杰出人物”,非他莫属。

张奇明对笔者说,香港是普洱茶重要集散地,一是因为香港人饮茶时都会吃很多甜点或油腻点心,特别需要普洱茶帮助去油解腻;另一方面,到茶楼饮茶的人通常一坐就半天,所以香港人常常说“一盅两件,坐一日”。只有喝普洱茶,才能喝上一天不伤胃也不刺激,如果喝绿茶或乌龙茶,没有多少茶客能受得了。更没想到香港潮热的气候,让普洱茶越放越好。张奇明收藏的大部分普洱茶就是从香港、台湾地区以及马来西亚收购回来的。

张奇明的“大可堂”之初,并没想着有多少盈利,只是纯粹的个人爱好。没想到正是这个“纯粹”,让他的大可堂真的成为朋友们的大客厅,来的人也越来越多。他说:“后来我突然感觉这也不错,又是自己爱好的事情,又能成为一个产业来做。茶馆实际上从第一年开始就没有亏损,现在经营情况一年比一年好。”

当时,外地茶友到了上海总觉得不过瘾,说这大都市竟找不到一个各方面都称心的喝茶环境。在他看来,开这种茶馆要有历史,这个历史是需要靠收藏的这些好茶来体现——“大可堂”应运而生——普洱茶“可以喝的古董”,成为他的主打。

“60后”的张奇明旗下大健康品牌“日月堂”的创办,也浮出水面。他邀请日本著名的医学博士蔡笃俊主持,运用《黄帝内经》的刺络放血,以达到治疗疾病目的的一种物理方法,直到血液系统有良好的双向调节作用。

临行,笔者还参观他的“老味道”传统小吃,烧饼、豆浆——舌尖上的上海记忆。可见,一个多元文化的“大可堂”,日趋成就上海文化坐标而声誉鹊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