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访沃尔得教育集团董事长 胡洪军

胡洪军,宁波北仑人,沃尔得教育集团董事长,上海宁波商会会员。他毕业于浙江财经学院,后获浙江大学城市学院EMBA,曾获全国优秀民办学校校长。1988年开始从业,经历了15年的职业经理人生涯,做过财务管理、房地产开发营销及管理工作,于2004年创办沃尔得教育集团。

来源:《上海甬商》  作者:项茂奇 沈莉萍   设计制作:小凤

所谓“高端英语”,就是在英文环境正,使用多媒体互动教学软件,全外教、小班化教学,个性化辅导跟踪的英语教学服务体系,相对于以应试为主要目的的传统英语培训,高端英语最大的特点,在于培养学员的实际应用能力。随着国际交流与经贸往来的日益频繁,高端英语在中国,有着巨大的市场前景,同时,越来越多的培训机构加入进来,将逐渐成为我国英语培训市场的新趋势。

创办于2004年的沃尔得教育集团,是我国首家引入美国ETS托业标准的英语培训机构,也是行业内唯一一家既为北京奥运会又为上海世博会提供过英语培训服务的机构。

经过11年的发展,沃尔得在创始人胡洪军的引领下,成人英语与少儿英语并举,在中国34个城市,拥有近50家英语学校,已累计培养学员近25万人。

近日,适逢沃尔得国际英语11周年庆典暨宁波天一新中心乔迁开业,沃尔得创始人——全国杰出校长胡洪军先生出现在现场致辞,并首发了他本人新著《沃尔得之鹰》。

随和、质朴、还带着几分儒雅,这是他留给大家的印象。

“我的语言局限就是我与世界的距离”

从房地产企业成功转型的教育家

“他从房地产起步,在事业初有成就的时候,却跨入了一个完全不搭界的领域,并义无反顾地投身到英语培训行业。一个企业家的成就,不只是以简单的经济利益来衡量,更在于他的事业的社会价值。胡洪军完成了企业家到教育家的升华,这恰恰是最大的人生利润!”杉杉集团创始人郑永刚说起他来,很是感慨。

一个房地产领域企业家,是如何成功转型为教育家的?

1993年到2003年,胡洪军在房地产行业一干就是10年,可谓如鱼得水。这是他资本积累的一个阶段。

2004年,中国房地产行业开始呈火山爆发式的发展。炒地皮、炒房产、热钱涌入……市场种种不合常理的现象,令胡洪军感到很困惑。理智告诉他,必须退出房地产行业了。

从发烫的房地产市场抽身,转身去做教育产业,办学校,这的确令许多朋友惊诧,放着大把的钱不赚去做教育,到底图什么?“其实,想法很单纯,就是想做一个能够值得十几年甚至几十年去经营与耕耘的事业。”胡洪军说。

胡洪军思考过,随着中国与世界接轨步伐加快,国际贸易市场拓宽,跨国经济文化交流合作增多,“我的语言局限就是我与世界的距离”,英语是一门必不可少的基本技能。

当时,英语学习热潮兴起。学员们以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学以致用为目的,纷纷走进英语培训班。但传统的应试为主的学校英语教育,已经不能满足市场化英语的需求。

“读书时候,我的英语成绩不是很好,不敢报考大学本科,为了跳出农门,我报考了不用英语的高中中专学校。我想拥有一口流利的英语,曾报读过宁波大学也大外贸英语专业,50个英语水平不一的学生一起上大课,学习效果不佳,课堂没有开口的机会,即使有所收获,也还是哑巴英语,实际应用性不强。”

“当时,宁波已经有大小培训机构200多家,但没有一家面积超过1千平方米,每年学费要1万多元,全外教授课的英语培训机构。办一家高端英语专业化教学,实用化人才培养的英语培训机构。应该大有可为!”胡洪军坚信自己对市场的判断,决定填补这个空白。

于是,他筹资250万元,开始进军英语培训市场。

2004年3月,沃尔得国际英语首家学校——宁波中心,在最繁华的地段天一广场东路旁的写字楼里成立。学校取名“沃尔得”,英文名“world”(即“世界的”,“英语的”)。图标是一只搏击长空的老鹰,寓意高远。

1000多平方米的学习场所、现代时尚的学习环境、纯正的发音、外教小班化教学……宁波第一家高端英语培训机构让人耳目一新,来了解的人络绎不绝,第一天收到了学费11万元,第一个月收到学费100多万元……

经过一年多的经营,胡洪军决定开拓国内市场,在朋友的帮助和支持下,又融资1000余万元,相继在上海、青岛、广州、南京、杭州、苏州等城市开办了13所成人英语培训学校,并于2005年在上海成立管理总部。

2005年3月,胡洪军又涉足少儿英语培训,相继在宁波、慈溪、台州、上海、镇江等地发展了9家少儿英语培训学校。

2006年6月,胡洪军率领沃尔得国际英语成为第29届奥林匹克运动会组委会帆船委员会授权的“奥帆委英语培训合作机构”,为奥运中国做出了贡献。

2010年4月,胡洪军开始拓展留学市场,牵手浙江大学继续教育学院,成为浙大GAC项目全国合作伙伴,为国内学子求学美国大学打开了直通车。

沃尔得教育集团像驶入了“快车道”。但创业的过程,并不是一帆风顺的。有开拓的意气风发,有品牌维护的苦心孤诣,还有市场的艰难拓展,在胡洪军的心里,五味杂陈,积蓄了太多的激情,真想一吐为快。

“每次回家,车子后备箱塞得满满的”

从农家走出的孝顺儿子

“如果没有良好的受教育机会,就不可能有良好的职业成长及创业动因,我要感谢父母,是他们坚信教育的价值,含辛茹苦地让我和两个姐姐去学校好好读书,并在我成长的路上,持续不断地给予我温暖、鼓励和支持。”

在教育产业驰骋的胡洪军,每次想起父母来,内心总是暖暖的。他是个孝顺的儿子,平时在外打拼,未能在父母膝下尽孝,唯有常回家看看。“每次回家,总把车子的后备箱塞得满满的,都是给父母买的吃穿用品,什么都有。”胡洪军说,老两口也不闲着,父亲喜欢侍弄附近的几分自留地,母亲刚刚从村老年委员负责居家养老和宣传文化的干事位置上退下来。

胡洪军出身在一个“祖传”的经商人家。小时候,他也跟着母亲做过几次生意,用手拉车拉上一担米,跟母亲走路到10多公里外的小镇,用米换来年糕。再将年糕拉回村里换米和现金,每天都要凌晨4点起来摸着黑赶路,清晨回村出售,一天辛苦下来,能赚10多元钱,已经很开心了。

生活虽然艰辛,但是胡洪军从小就有鸿鹄之志。“我喜欢鹰,万里长空任我飞。”做母亲的也希望儿子长大了有闯劲,有想法,不做屋檐下筑巢的燕子和停在电线杆上叽叽喳喳叫的麻雀。

父母虽然是农民,却是胡洪军内心依靠的港湾。“不停的奔波,跑到脚底起泡,晚上躺在床上,身心俱疲,翻来覆去睡不着,干脆坐起来,把白天的经历和感受记下来。有时候实在憋不住,就打电话找母亲倾诉,知儿莫过母,母亲劝我,认准了的事,一定要把它做好,吃苦才能成为大事。”

每次母亲问起胡洪军的经营情况,他总是报喜不报忧。这世上,唯有父母对子女的爱,是最无私和不求回报的,为人父后,胡洪军更加深了对孝道的感悟。

“富不学富不长,穷不学穷不尽”

在阅读中陶醉的老板

胡洪军说,无论工作多么劳累,时间多么紧张,挤时间学习或阅读,已经是他多年来雷打不动的习惯了。

“双休日,只要能挤出时间的话,我都会去一趟健身房,健身和阅读,基本成了我业余生活的全部。”

“古人云,富不学富不长,穷不学穷不尽。我宁可在知识的海洋中碰壁,也不愿意在家里面壁。”

胡洪军认为,真正让一个人陶醉的事情可以很多,事业、家庭、阅读、摄影、音乐……

有一次,胡洪军与著名财经作家吴晓波参加一个活动,聊到当代经济发展的话题,他说想成立一个读书会,每个月由读书会推荐一些书籍,组织阅读和座谈,交流读书札记。后来吴晓波牵头创办了“蓝狮子”读书会,胡洪军成了读书会的第一批会员,多年以后每月在“蓝狮子”阅读榜里选书几本,快递到办公室,从不落伍。

1988年工作起,胡洪军从来没有停止过学习。先后攻读了浙江财经学院大专、浙大城市学院EMBA、获得了工商管理博士学位、国际注册高级工商管理师资格,参加浙江大学时代精英董事长定制研习班等。“每一个想持续不断获得成功的创业者,都少不了虚心学习且终生学习。越往高处走,越感觉到自己知道和掌握的还是太少,需要全面提升和更新自己的知识结构。”

从某种程度来说,企业文化就是老板文化,老板的兴趣爱好,直接影响和决定企业文化的建设和发展。胡洪军不仅自己喜欢阅读,还让阅读成为了企业文化。他倡导阅读是员工必要的职业修养,是开拓视野,修心养性,获取知识的思维过程,并向大家推荐《把信送给加西亚》,《自动自发地工作》等励志读物。

如今的沃尔得,不但成长为一个真正的雄鹰团队,更是一个雏鹰训练营地。每年数万名成人,青少年学员在这里提升了自身的素质,开阔了国际视野。

胡洪军踌躇满志,他拿起一支红色的笔,在中国地图上勾出了一大串名字,“我把这些称号按一线、二线、三线分类”,之后,他又在选定的城市上划出一个红丝的圆圈,“这是沃尔得下一个十年布局。”

沃尔得的标志,似乎又有了新的含义。那拍风涛、击雨浪的鹰的翅膀,引领者团队不断飞向新的高度,托起学员们不断超越新的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