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记上海绣钧投资管理公司董事长丁静飞
申城六月,兰叶葳蕤,风絮叠翠……笔者要约了浙派丁氏的代表性人物,“绣钧财富”的当家花旦丁静飞。
来源:《上海甬商》    记者:史鹤幸   设计制作:小凤

申城六月,兰叶葳蕤,风絮叠翠……笔者要约了浙派丁氏的代表性人物,“绣钧财富”的当家花旦丁静飞——上海绣钧投资管理董事长,一个将“不惑”、内蕴写在脸上的女企业家。

走出宁海

是日,丁静飞用“倒叙”或“跳跃”的发散性思绪,将笔者带入她“那些年的人与事”而进入“角色。”

她淡淡地说,2005年、2006年间,那是她的一次“炼狱”,遭遇着生意上的“滑铁卢”,自己好不容易打拼而积赚的数千万元,竟悉数打了“水漂”,甚至家里的“不动产”也卖了出去或作抵押……这才缓过气来,才有今天的重整旗鼓。

她心平气和地说这些“桥段”,却像在说着“别人的故事”一样无关痛痒。其实,那是她刻骨铭心的一段“往事”,一种“曾经沧海难为水”的积淀之后,才修炼就她如今处事为人的淡定,却给人以一种踏实、干练、坦诚的信任感。她说,一个成功的企业家,若没有过“事业上的颠波”,那是不成熟的标志,也走不远的。

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的宁海,是她“生于斯、长于斯”的家乡,而正是这方乡土,有着家族经商血脉的她,16岁始弃学经商。如今她的父亲、儿子、家人,都在经商,而且不亦乐乎。丁静飞说,自己早年做过木材生意,熟悉财务;后来,做过蔬菜批发……她很直白地说,自己没有读过多少书,可是宁波做生意的情结特别深,喜欢“捣腾”,仿佛这样人才有价值。尤其,浙派丁氏的家族文化中好商、不好赌传统,难能可贵的。

丁静飞说,当年做蔬菜生意,那是她一段最为辛苦的记忆。每天做“深夜班”,她形容自己是“从鬼叫做到鸡叫”。即从外地批蔬菜到宁波、到杭州……若干年,她又做木材生意,熟悉财务。正是基于这个原因,渐渐地她与自己做油漆生意的哥哥,联袂开了一家家具厂,把浙派丁氏品牌打到东北大连——成为丁氏家族生意场上的一个里程碑。

1992年,她与哥哥丁钱飞,兄妹俩合资共“飞”,开办了一家“乾豪轩家具有限公司”,集自行设计、开发生产、制造销售一体化的实体企业,致力于提升人们的生活品味和缔造全新的家居生活理念,满足人们崇尚自然、绿色、健康的需求——缘此,双“飞”成为大连市宁波商会的正副会长,一个纯粹的宁波商人——勤奋、诚信、坚韧,敢冒风险的闯劲、干劲与不认输的精神,力求打造全实木家具的典范。

丁静飞还透露,她在宁海家乡有一个近千亩的山地,签了20多年的租期,树木、果林、茶叶,大有作为;还放养着羊、鸡……她希望有条件时,可以租于其他人,划地而治——她说,那是她的“经济”大后方,也是她多元经营的一个“实体”——她说,单是卖土、卖树就十分可观。你去参观下,接接地气,空气又特别好……

历练上海

“梦想成就未来”的丁静飞,上海是她的主战场;同时,她动员了自己的哥哥也来上海发展,共同开辟“浙派丁氏”的新历程。近几年,丁静飞业已把事业重点北移上海,“一主多元”地打理着企业。“一主多元”,那是笔者为她提炼的经营理念,就是以“小额贷款”为主,“集裘成腋”地渐进发展;同时还有她的家具,家乡数千亩山林的土特产,疏而不漏,“东面不亮西面亮”……

“理财找绣钧”的丁静飞,她说,上海这一宝地,只有如何经营好,才是正事。于是,丁静飞踌躇满志地在宝山地区,注册了一家“上海绣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成为开辟上海的一个平台、一个窗口。丁静飞将“绣钧财富”主业“小贷”业务,做的风生水起。她的理念,就是不贪大,而是积少成多,稳着稳打。举例说,自己若有二三千万资金,她不会“满打满算”而有“捉襟见肘”之困,而是只做资金的50%。因为借贷有风险,只有减低风险,才是一个理财赢家。千做万做,一旦有一单坏帐,那不全功尽弃——那是她的经验与教训。

“理财找绣钧”的丁静飞,她说,上海这一宝地,只有如何经营好,才是正事。于是,丁静飞踌躇满志地在宝山地区,注册了一家“上海绣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成为开辟上海的一个平台、一个窗口。丁静飞将“绣钧财富”主业“小贷”业务,做的风生水起。她的理念,就是不贪大,而是积少成多,稳着稳打。举例说,自己若有二三千万资金,她不会“满打满算”而有“捉襟见肘”之困,而是只做资金的50%。因为借贷有风险,只有减低风险,才是一个理财赢家。千做万做,一旦有一单坏帐,那不全功尽弃——那是她的经验与教训。

丁静飞总结道,这样做小贷安全很好,不大却足有成效。她告诉笔者说,近期沈家门就刚诞生一家此类企业,也是做着小微企业的“小贷”,成为国家财政的一种拾遗补缺,功失利弊自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