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老宁波 > 民风民俗

赛会

发布时间:2014-07-24  信息来源:宁波旅游网

  旧时城乡均有迎神赛会,名目各异,规模不一,祈神保佑“国泰民安,风调雨顺”。赛会行列,一般备有会旗一面作前导。头牌4只,系长方形玻璃框灯,上书某某社,下有执柄。神轿一般8人扛抬,嵌镶精致,八面玲珑。轿前对锣两副,前后左右护卫“兵勇”8人,开锣喝道。大纛一面,专人执掌。神前仪仗,銮驾全副或半副,置神轿前列队行进,肃静、回避等执事牌,俗称硬脚牌8面。万民伞,黄缎绣制,列神轿后。女神出殿加掌扇二面,由女童执掌。假扮男女“犯人”者随后,多系在身患重病时于神前“许愿”者,身着罪衣,架枷上铐,或双手背绑,插有斩旗,甚至有在手腕肉里钩挂铜香炉点“肉心灯”者,俯首“伏罪”行进。至闹区时,挑炮担者快步直冲,所用“翘扁担”乘势上下,忽高忽低,引人瞩目。放铳队,铳手4人或6人,执铳鸣放。队伍出发前,最先为报马,马头缀绒球,驰至各处先行告知。

 

  每逢会期,会社参赛,一般有号马一对,号手2人,在马上吹奏长胡筒(长喇叭)。彩马,马鞍上扎五彩绸篷,上坐青年女子,自拉自唱。抬阁,高约2丈,16人扛抬,每台有4个男女孩童扮演,有“麻姑献寿”、“昭君和番”等戏剧人物。大旗,杆高3丈,绸制,约2丈见方,由强壮年青人擎持,以能独手悬空持旗疾行者为优。鼓船,前后4人扛抬,船内置鼓手一人司打,船外右侧挂大锣小锣多面,亦由一人敲打。两旁有管弦乐手班,不绝吹打前进。后有高跷、造趺,狮子舞、龙舞、大头和尚等各种民间艺术形式,还有各式灯彩,内有九连灯,在长木架上装置阔方形玻璃灯9盏,各盏灯内燃烛,由一人肩负。出赛时斗奇竞巧,沿途观者如潮。

 

  城区赛会

 

  二月赛会  又称“后灯头”,庙里挂灯结彩,说书、演戏。江东栎木庙菩萨出殿,也叫迎神赛会。昔有“栎木庙菩萨催种田,太保庙菩萨催送年”之说。

 

  四月半会  四月十一日至十三日,祀五都神,故称都神会,俗叫“四月半会”。以街坊和各行业同行为庙社,分东南西北四柱,内有湖西老文华社、南路协兴社、西路风云社和江厦文英社、三星社、彤云社及翰香社、得胜社等,其中彤云社为糖行街所出,灯彩法器,五光十色,尤为华丽。会器有大令旗、头牌、硬脚牌、旗锣、十番锣鼓、抬阁、鼓亭、纱船、珠龙、玉象、彩马、九连灯等。1869年(清同治八年)四月十三日,行会时观者塞途,过新江桥时英人依旧要收每人4铜板的过桥费,致人挤桥断,溺死四百余人,故有俗俚:“好看彤云社,翻落江桥下。”行会途经府、县、提(提督)、道(道台)衙门,皆设香案迎神,并赏以银牌、果包。届时,街坊、同行和富豪人家竞相献爵,闹市搭彩牌楼,入晚放焰火。1892年(光绪十八年)因大校场兵民赛会发生械斗,始废止不行。

 

  九月半会  九月半,城区各街坊奉祠庙神像出巡街市,谓之“社夥”,亦称“社火”,又叫九月半会。仪仗彩亭前导,金鼓杂剧,各相竞巧。行会队伍中有自我作囚者,蓬头垢面,脚镣手铐,绳捆索绑,亦有点“肉身灯”者。

 

  十月朝会  十月初一,府城隍庙设醮涌经,朝迎神像抬至北门外厉坛,恤醮孤魂,祭毕回殿。称“十月醮”,亦叫十月朝会。

 

  乡村赛会

 

  礼拜会  二月至五月间举行。鄞县南乡姜山镇礼拜会,每逢闰年举行,每次赛会三四天,分东西南北4路,日间巡村,夜间巡镇,往往因迎神争先后酿成械斗。镇海柴桥镇礼拜会,由芦江庙柱主办,神轿内供奉芦江店神像,半月内依次巡行各村,夜入街市,称为“排街”。

 

  青苗会  四五月插秧后、稻苗转青时举行,祈求风调雨顺、大熟年成。镇海柴桥镇青苗会,以大溟村为会集地,会期3天,白天巡村,夜间巡柴桥街。

 

  稻花会  于早稻朗花季节(六月间)举行,祈求丰收,无固定神祗和会期。一般先祀当地庙神,旋以仪仗、头牌、彩亭为前导,高抬木牌神位,放铳放炮仗,敲锣击鼓,庙下子民列成长龙殿后,巡行于田头村道。旧时鄞县西乡鄞江桥、东乡邹溪、南乡茅山和镇海大碶、昆亭等地均有此习俗。

 

  台阁会  三北(镇北、慈北、姚北)地区迎神赛会以台阁特高著名,谓之“台阁会”,说是在台阁上献艺给神灵观赏。一些豪富大族,斗奇竞巧。慈溪县沈师桥台阁尤为著称,俗称“三北高台阁”,1932年赛会时,台阁高至5丈,有10座左右,台阁之上有少女或小孩串扮戏剧人物造型,每座台阁有扛抬及照护人员百余人。

 

  高桥会  相传为纪念南宋抗金高桥之捷而立。《四明谈助》卷四记:张循王庙,宋宝祐五年吴制相潜既成高桥于其西,作新庙肖像(指祀张俊)祠焉(《开庆续志》)。全祖望《鳝埼亭集》撰有《改高桥张俊庙议》,认为不应祀张俊,应祀其另外所列七人,谓:“有功矣而不祀,乃祀张俊,非所谓苍黄舛缪者欤?”至民国《鄞县通志·舆地志·庙社》中,在高桥镇已无张循王庙。故高桥会抬何神祗出殿,尚不清楚。

 

  高桥会会脚遍及高桥、白岳、望春、集士港、横街头,由鄞西12个乡镇联合举行。庙社社头由五柱头组成,五柱亦即五社,即为高桥的长生社、集士港的震生社、卖面桥的永丰社(即太平社)、西陆的风云社、新庙跟的灵仪社。1946年重开赛会时,会社增加8个,共有13个,会期三四天,赛会时聚众数万,队伍长达数里。迎赛队伍从高桥出发,先至望春桥石将军庙(祀守信),行至城区望京桥折回,至凤岙过横街头返回。赛会会规,有“净街吃素”,街道清洁,屋棚拆除,粪缸出净并加盖,不准外晾衣裤,庭室干净;各家吃素,各柱每十户指派一人监督检查,若发现食荤者,劝说无效则罚款。迎赛三四天内,尤其是放铳炮、抬菩萨者,夫妻不可行房事,以示对神的虔诚。高桥会会器众多,赛会时3000余会众几无空手者,以类计有二三十种,有大令旗10余面,鼓亭、沙船20多杠,抬阁40多杠,其余如九连灯、踏高跷、女跑马,甩彩瓶、三百六十行(360人装扮)等。横河村吴家创建的祖传“野人会”,扮演6个野人、6只白猴,边走边表演野人、猴子动作姿态。也有扮成狮子、白象、老虎、豹、猴子、猩猩等动物,尚有9条九节小龙、5条二十四节老龙,舞龙者转盘变化,在神像两旁护卫。赛会过程中,沿途“爵献”多达百余处。且有抢抬神轿的习俗,谓神轿至本地界,定要本地人去抬,否则“风水”要被别村占去,故常因抢抬神轿而发生殴斗,俚称“勿打勿算会”。1946年后,高桥会未再举行。

 

  纸会  又称提灯会。鄞县黄吉林、布政市、清道乡一带,正月元宵节兴行纸会。黄公林庙,祀汉夏黄公,庙社分10堡,庙下户口四千余户。旧例正月灯祭,夜间提灯赛会,火球旋甩,灯彩纷呈,鸣炮放铳,兼有饰作无常、判官、小鬼者穿插表演。不少观者乘船而来,河面船塞。距此庙3里的俞家宅跟,有圣女黄姑祠,俗称娘娘庙,祀昭惠庙神黄伯玉之女,庙下户口五六百户。夏历八月二十三日,村人迎庙神至俞氏老祠堂,当晚回殿,是晚演戏,亦行纸会。

 

  庙会市集

 

  旧时,城乡大型市集多与祀神赛会相连。鄞县鄞江桥它山庙会,每年有三月三日、六月六日、十月十日三次。三月三日庙会插秧在即,上市商品多为犁耙、锄头、粪桶、蓑衣、戴笠等。六月六日庙会,在早稻收获前,上市商品多为竹箩、篾簟、扫帚、畚斗、镰刀等。十月十日庙会,晚稻收割,天气转冷,农民山民多采办冬令商品衣着之类,交易兴旺。期间,鄞江之上“乌山船”挤江,章溪上竹排、“小滩船”满溪,它山庙演戏,大街小巷,人山人海。当地店铺老板数月前即至宁波办货。城区商家、行贩涌至,贳房屋,租摊基,搭蓬帐,临时设店摆摊。三教九流均赶集凑热闹,有算命测字、游方郎中、“祝由科”(巫医)、拔火罐、卖膏药、变戏法、拔牙齿、吹糖孩、唱小热昏卖梨膏糖、“打铜宝”(赌博)、强讨饭等等。遇纠纷事发,由庙会社头出面调解、裁决。

 

  建国后,迎神赛会已废止不行,庙会市集仍有举办。

原文时间:2008-01-17

原文地址:http://tour.nbtravel.gov.cn/News_View.aspx?CategoryId=724&ContentId=8643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