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老宁波 > 历代先贤

童第周

发布时间:2014-07-12  信息来源:宁波市政府门户网站

  童第周,字慰孙,1902年5月28日出生于浙江鄞县一个农民家庭。幼年丧父,家境清贫,靠兄辈抚养,1918年入宁波师范,学习勤奋,成绩优良,后考入宁波效实中学三年级为插班生。1922年中学毕业,考入复旦大学哲学系心理学专业。1927年毕业后,由中央大学生物系主任蔡堡推荐,任中央大学生物系助教。1930年由亲友资助到比利时的比京大学留学,1934年获博士学位。

 

  1931年“九·一八”后,日本侵略军开始对中国东北大举进攻,那时童第周正在比利时留学,他出于爱祖国和自觉抗日的热情,带头到日本驻布鲁塞尔使馆进行抗议,受到比利时警方的威胁。1933年底,他不顾日本侵略军即将发动大规模侵华战争的危险,毅然放弃了在国外可以安心工作和生活的条件,于1934年底回国,任山东大学生物系教授。抗日战争爆发后,童第周随学校内迁至四川万县。1938年山东大学解散,他先后在中央大学医学院、同济大学生物系和复旦大学生物系任教。1956年山东大学在青岛复校,童第周回青岛参加复校工作,并任生物系教授、系主任。

 

  1947年,青岛爆发了反对国民政府的“反饥饿、反迫害”的游行示威。童第周作为山东大学教授会的负责人和动物系主任,积极支持学生运动,并冒险掩护其他人拍摄学生游行的照片,帮助向各地传递登载学生游行和军警镇压学生报道的英文版《民言报》,以扩大学生运动的影响。1948年,童第周当选为中央研究院院士。同年应美国洛氏基金会邀请到美国耶鲁大学任客座研究员。

 

  为了迎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949年6月他放弃在美国优裕的研究和生活条件,毅然回到山东大学。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童第周继续担任山东大学动物系教授兼系主任,1950年他兼任中国科学院实验生物研究所副所长和水生生物研究所青岛海洋生物研究室主任。1951年任山东大学副校长。1955年他当选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并任生物学地学部副主任,兼中国科学院青岛海洋生物研究室主任,后该室改为青岛海洋生物研究所,任所长。1960年,生物学地学部分为生物学部和地学部,他任生物学部主任兼任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研究员(该所所长陈桢逝世后,童第周一度任所长)。“文化大革命”后,1977年任动物研究所细胞遗传学研究室主任。1978年任中国科学院副院长。

 

  自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他陆续担任了多种领导职务,在坚持科学研究的同时,尽力完成所承担的各项任务。在制定1956—1967年国家科学技术发展远景规划、1963—1972年科技十年规划和后来的基础学科长远规划期间,他参与领导有关生物学方面规划的编制工作。在工作中他注意团结科学家,发挥他们的积极性和智慧,为顺利完成规划的编制任务,贡献了自己的力量。从1956年至60年代初,他担任中国、苏联、朝鲜、越南四国渔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的职务,他协助主任委员、水产部部长许德珩开展组织活动,为推动四国的水产科研工作和学术交流、促进科学家之间的友谊发挥了作用。此外,童第周曾当选为第一至第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第三、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中国民主同盟中央常委。1978年任全国政协副主席,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童第周在将近50年的科学生涯中,在重视基础理论研究的同时,还注意应用研究,致力于为国民经济建设服务。他一直从事实验胚胎学、细胞生物学和发育生物学等领域的研究;到晚年,还十分注意把他在核质关系理论研究中的成果应用于医学和农业实践。

 

  我国实验胚胎学的创始人之一

 

  1930—1934年,童第周在比京大学布拉舍(A.Brachet)实验室开始了胚胎学的研究工作。他在棕蛙(Ranafusca)卵子受精面与对称面的关系的研究中,证明了对称面不完全决定于受精面,而决定于卵子内部的两侧对称结构状态。同期,还完成了海鞘早期发育的研究。

 

  1934年回国后,在青岛继续进行海鞘的研究工作,其目的是研究卵质中的成分在受精前的定位。证明了在未受精卵子中已经存在着器官形成物质,而且有了一定的分布,精子的进入对此没有决定性的影响。另一方面,观察到内胚层和外胚层似乎有相当的等能性,而且吸附乳头和感觉细胞的形成依赖于外来因素,说明了卵质对个体发育的重要性。这项研究成果是具有开创性的。

 

  揭示了胚胎发育的极性现象

 

  抗日战争期间,童第周转移到内地,被迫放弃对海洋动物的研究,代之以各地都可以得到的青蛙、蟾蜍等两栖类和金鱼做材料。这个时期他的主要工作是两栖类胚胎的纤毛运动和鱼类卵子中器官形成物质的定位。他在两栖类(蟾蜍和黑斑蛙)胚胎发育的研究工作中,以纤毛的运动作为实验对象和极性的指标,着重探讨了胚胎发育的极性或轴性,他和同事曾发现纤毛运动方向的决定时间是在原肠期与神经板初期,并证明外胚层纤毛运动的方向决定于中胚层和内胚层,而且这种感应能力在个体发育中是沿着胚胎的前后轴自头而尾逐渐减弱,形成梯度,清楚地表明了胚胎发育的极性现象,从而证明这种感应能力是由一种未知的化学物质,通过细胞间的渗透作用,诱导和决定胚胎纤毛运动的方向。

原文时间:2013-08-28

原文地址:http://gtoc.ningbo.gov.cn/art/2013/8/28/art_10497_467588.html

【关闭窗口】